loader
无响应,点重新加载

“歪研会”会长高佑思:拉近世界和中国的距离,消除刻板印象

  11月19日上午,首届中国网络文明大会在北京开幕。当天下午,由中央网信办网络传播局、中国新闻社联合主办,中国新闻网承办的网上内容建设论坛举行。围绕“讲好中国故事,助力网络文明”主题,与会嘉宾从中国叙事的“破”与“立”、中国故事的“根”与“魂”、中国发展的“时”与“势”三方面深入探讨新形势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知名博主、歪果仁研究协会会长高佑思在论坛上发表视频演讲。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知名博主、歪果仁研究协会会长高佑思在论坛上发表视频演讲。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知名博主、歪果仁研究协会会长 高佑思:大家好,我是高佑思,一位在中国生活很多年的外国博主,也是自媒体集团“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创始人。作为一名在中国生活多年的外国人,与一般的外国人相比对中国文化的理解程度也更高。我希望通过我制作的视频和内容,能让世界了解中国,也让中国了解世界。我希望能够打造跨文化交流的桥梁,消除刻板印象,促进各国人民的互相理解。

  对我而言,四种维度的体验让我接受并喜欢上中国:一是父亲的指导和支持,二是交中国朋友,三是在中国读书,四是在中国创业。有了这么好的基础条件:一个本来很爱很了解中国的父亲,并且有了一个给我大开眼界的中国朋友们,其中一位成为了我的创业合伙人。

  高佑思:把中国发展的“时”与“势”跟外国人讲明白没那么简单。当下很多外国人由于对中国和中国人的不了解,导致他们产生了不少偏见和质疑。所以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从第一年开始就想把我看到的真实中国故事跟更多外国朋友们讲。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成立了一个中外青年的组织,尝试对于让中国与世界更好互动,让世界更好读懂中国为愿景的理念做出一份贡献。

  在过去五年时间,做国际传播,我学到不少东西,今天分享三个案例和三个建议。

  高佑思:1、新疆棉花案例

  我在中国收集了很多故事,我看到了很多别人没看到的真实中国生活。比如说,今年我去了一趟新疆,也拍了几条微纪录片的视频。我此前一直希望去新疆旅游,因为我知道新疆特别美,我也喜欢新疆美食。但这么一个优质且开放的旅游目的地,居然会被一些人冠上“种族灭绝”“强制劳动”的字眼。

  通过我亲自经历,我了解到了新疆棉花种植业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在过去10年有了重大突破。我也发现了新疆棉花农场大多采用家庭经营管理模式。这种模式在当地由来已久,和强制劳动毫不相关。这种经营模式更多是自发形成,因为有工作、有收入,自然就能吸引当地农民自愿从事棉花种植和采摘工作。而在海外部分媒体的指责完全有悖于事实。

  在新疆游历期间,我还拍摄了一些小朋友的故事,和他们聊到对未来的美好愿景。这些小朋友和大多数人一样,有梦想、有独立思考能力。这就是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新疆人根本就没有被“禁锢”的。

  高佑思:我把我拍到的视频发到YouTube上,由于视频的真实感、诚意感、记录感都比较打动人心的,也反映真实的新疆棉农生活。结果一发出去就上了YouTube热门视频,四条视频总共突破了1000万人次观看,也被很多外国人讨论了。

  基本上没有很多外国人有了我这样的独特体验,他们无法像我这样在中国走了那么多不同的路,认识这么多不同的中国人。所以我不禁问自己:外国人容易接受什么样的中国故事?我该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高佑思:2、武汉案例

  去年11月份我到了武汉。我没有任何策划,只想在路上走一走,采访当地市民。我想用24小时记录最真实的体验,然后发到海外平台上给大家看看真实的武汉。

  关于武汉,在海内外有了不同的声音。2020年武汉成为了全球热词,到了2020年11月份,很多外国人依旧以为武汉人在过一个很恐惧的生活,有人不相信经济真的恢复了。我看到这些新闻和评论让我心里感到不安,我就决定去武汉亲自看看,给世界看真实的武汉。

  我发现这种“随意又真实”的记录被很多外国青年喜欢。他们比较少看电视节目,或者新闻类节目,而更加想看普通人在记录自己的生活。对这样的海外观众来说,这是最“接地气的”。所以我就这么做了。

  我采访了街头的外卖小哥,出租车司机,路过的医护人员,开美甲店的小姐姐等。每一个人都为武汉的重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非常地团结又坚强,乐观面对生活,相信国家相信政府。我听着十分感动。

  高佑思:在同样的时期里,BBC的记者也到了武汉。遗憾的是,他拍的纪录片跟我有一定的差异,感觉故意在展现武汉的不好和武汉人民的“恐惧感”。我看了他们做出来的纪录片,我心里很不舒服,怎么可能跟我看到的武汉完全不一样?所以我决定在海外用视频的方式大力抨击BBC的故意抹黑行为。

  后来今年2月份,我在武汉过了春节,并采访了20个在武汉生活的外国朋友们。他们对于武汉的热爱非常得深,把武汉称为“第二故乡”“英雄城市”。他们说在最艰难时期,武汉人与人之间的帮助,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们的牺牲和无私帮忙感动了他们,也让他们感到中国有多么安全。

  我在武汉拍的视频发在海外,获得了超过500万的观看量,也被广泛讨论。视频下面的评论区有很多外国人说,“第一次看到武汉是什么样子”,或者“武汉看起来是很美丽又年轻的地方”等等友好的评论。我希望我以这种形式的视频拍摄能够改变一些外国人对中国的偏见和刻板印象。

  想了解和体验中国,不能总是以有趣好玩的方式,这几年我们的研究进行了从有趣到有深度的转变。

  高佑思:3、“别见外”系列纪录片案例

  我们会用外国人的视角,去亲身体验中国的社会生活场景。其实,我已经在中国做了十几份职业,包括外卖员、快递员、早点铺的店主、淘宝店的客服等等,我们用真实体验的方式,去挖掘中国那些独特的职业,并让更多的中外朋友看到,这些经由互联网编织的更便捷、更有效率的社会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个体在背后支撑。

  我们收集了一个个小故事,比如一个在早点铺吃饭的送奶工,他在当天早上5点吃的第一顿饭,也是他下班饭。比如我在做地铁站务员的时候,扶了一个来自河南的90岁老人,他和他的孩子第一次来到北京,想去看看天安门,圆了他们儿时的梦想。我在做了48个小时的中国外卖员以后,第一个感受是“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努力的民族”。

  高佑思:这个被我们称为“别见外”的系列纪录片,我们用外国人的身份去接近中国的各个群体。我曾经跑了重庆、苏州、杭州、温州等等,拜访了很多中国的制造企业。让我惊奇的是,这些企业在海外,有着非常好的市场发展前景。

  一家做眼镜的企业年轻老板,从每个月赚45美金,到现在自己创业,每年能有450万美元的海外销量。一家生产保温杯的企业,通过互联网,在全世界有着上亿美元的销量,都是卖给欧洲和美国的客户。

  他们在全世界还没有获得与销量、口碑相对应的品牌形象和传播度,这也是未来我特别想做的另一件事:让更多维度、更多内涵的中国形象为世界所熟知。

  高佑思:我成立的跨文化的平台“歪果仁研究协会”,通过很多研究和实践,观察到了当下大部分外国青年和中国的交流困难:语言和文化的沟通障碍,有一定的信息差,对于中国的理解不够全面、立体、真实,部分国外媒体对中国的偏见等等各种阻碍。我们希望通过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视频博主们,让更多来自不同地方的年轻人更好了解真实的中国。

  歪果仁研究协会想要的不是一时的热度和流量,而是要打造成外国年轻一代了解中国的最佳窗口,把真实的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真正实现内容全球化。我的愿景是帮助孵化上万个跨文化视频博主,让我们一起讲我们在中国的故事和体验,拉近世界和中国的距离,消除刻板印象,让跨文化交流不再困难,让更多外国人看懂中国的“时”与“势”,而充分地了解和尊重她。

  非常感谢你们的聆听,感谢大家。

  (根据论坛文字直播整理)

【编辑:陈海峰】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如文章或图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信息

无评论
关闭